【華視新聞雜誌】九二一大地震 20年特別報導 《九二一之後 我住在危樓》

採訪撰稿:于凡/攝影剪輯:羅哲超

當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在全台灣造成10萬多間房屋,全倒或半倒,一直到現在都還有許多危樓,儘管傾斜、龜裂,仍然遲遲沒有改建。更令人擔心的是,全台各縣市當中老屋最多的,正是人口密集的六都,尤其是台北、新北和台中、高雄,萬一這些都會區發生大地震,危樓倒塌,後果將不堪設想。

九二一大地震「20年系列報導」,這個星期先帶您來關心居家安全和危樓的改建問題。 地震瞬間,貨架上頭一瓶瓶的酒全被搖到地上,酒瓶破裂、玻璃四散。地震來襲,建築物越晃越厲害,花蓮吉安一座房屋的鐵皮發出巨響,相當嚇人。

2019年 4月18日,花蓮發生芮氏規模6.1強震,全台民眾有感,各地傳出災情。台北市還有兩棟老樓傾斜,台北市信義區的富貴角大樓,明顯往右傾斜,較高樓層,幾乎緊貼著隔壁大樓。屋齡41年的富貴角大樓,九二一地震後,就被貼上黃單列管長達20年。強震過後,台北市政府再開黃單,重回大樓,住戶滿臉揮不去的憂慮。

搖得很大的時候,你往上跑也不是,往下跑也不是,只能站在門口等待它停止……那種等待真的是很煎熬,你知道嗎?

一家住在四樓的陳素齡,在客廳放顆彈珠,馬上滾動到另一頭,傾斜超有感,你看從當初九二一20公分,現在到變成7公分,是不是再震一下就會跟隔壁黏在一起了?陳素齡再帶著採訪團隊上頂樓,和隔壁大樓間隔只差7公分,這樣的房子,怎麼住得下去?每次地震,我都告訴自己不要怕,很多人都認為說我住在101旁邊,我都跟他說:「這是蛋黃區的一個貧民區」。

長安東路二段,屋齡40年的金林大廈也有同樣狀況,緊靠在隔壁祥寧大樓,從外觀來看,兩棟大樓低樓層還有縫隙,高樓層則幾乎貼在一起,無法承受壓力,外牆磁磚脫落,已經依靠我們這棟大樓。 台灣平均一年,有一萬八千次大小地震,一天40幾次。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隔壁的大樓它的傾斜、它的依靠,每天就幾百噸的這些重量,對我們這棟大樓一直不斷的去撞擊, 那個什麼時候會再來一個強大的地震,將對我們造成非常嚴重的傾斜。

拿出北市府的鑑定書,傾斜度200分之1,判定乙等中等,沒有立即危險,但這樣的結果,祥寧大樓住戶無法接受。對於市政府的這種未善盡管理人之責任、消極不作為,真的感覺到非常的無能以及痛心,因為這件事情終究該解決的還是要市政府出面來解決,難道現在已經一棟危樓了,要讓它一直碰撞到變兩棟危樓的時候,你們才要出面嗎?才要處理嗎?痛批市政府沒作為,管委會尋求法律途徑解決,要不是我們跟它靠著的話,早就已經不曉得垮到哪裡去了。

和律師諮詢後,決定打民事訴訟,要求金林大廈進行結構安全改善工程,恢復到原始平面圖相同狀態,雖然曠日費時,祥寧住戶還是堅持維護自身權益,長年以來一直傾靠在祥寧大樓,也一直碰撞,其實已經是造成了祥寧大樓結構上有一定的損傷,那就這個結構的損害的部分必須要請求損害賠償。我想這些漫漫長夜,到底怎麼樣的結果?你說隔壁去補強去什麼,真的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一件事情。

相隔不到四個月,2019年8月8日,地牛再次翻身,南機場60年老房子,旋轉樓梯旁牆面剝落變形,幾乎跟房子結構分離,真的很怕哪一天房子會被震倒。很多這種旋轉或是說有邊邊角角的結構,萬一有外力來的時候,較容易產生這種龜裂的情況,牆壁的聲音嗡嗡嗡很大聲,然後我覺得我會死掉,在台灣這是標準海砂屋的行為,就是它的混擬土剝落、鋼筋生鏽,這棟大樓被判定危險房屋要拆掉,居住安全打上大問號。

結構技師余烈帶著採訪團隊到中正紀念堂旁的新隆國宅,公設油漆掉漆,再到大樓外頭往上看,鋼筋外露,紅磚清楚可見,整棟樓都是如此,市府都發局已經行文,新隆國宅總共13棟550戶鑑定後屬高氯離子混凝土建築物,兩年內應停止使用,並於三年內要重新拆除。不耐震的還有像這個新隆社區,它是海砂屋,因為民國60幾70年大興土木,很多建商用淡水、淡海、關渡、那邊的海砂建造,其實這是一個鋼構,但實際上你仔細看便會發現,這個鐵鏽都已經生鏽,我們用手指剝都可以剝開來。

另一位結構技師戴雲發,則是實際勘查公共建設,辦公室附近的鋼構天橋腐蝕狀況相當嚴重,正常厚度大概這樣,而這裡已經是沒有了,它已經就鏽蝕穿過去了!整座天橋腐蝕手指輕輕一剝,油漆馬上掉落,連接處甚至還有大洞,如果地震一來後果將不堪設想。

很多人都認為地震來的時候,或者說有些道路橋梁無預警的坍塌,但基本上以我們專業在看,它並非毫無預警坍塌或破壞,基本上早就給我們預警,只是我們輕忽它、粉飾太平。 危險老屋公共工程,在生活中隨處可見,危機迫在眉睫,九二一地震後我們學到什麼教訓?

為了瞭解房屋安全以及政府防震成效,華視新聞採訪團隊進一步追查,貼上紅單需強制限期修繕補強,甚至強制拆除以及貼上黃單需要注意列管的建築物在全台到底有多少?卻發現主管機關從內政部到營建署,根本沒有明確列管和統計,也不願揭露資訊,中央地方權責不明,台中、彰化等縣市政府甚至沒有公布,全台紅黃單建築物實際數量成了一件不能說的秘密。

如果一公開確實影響層面相當的大,它也甚至有可能會去重組目前一個交易狀況,(犧牲居住安全)畢竟這是個兩難,當然第一個居住安全部份確實是有可能受到影響,房屋持有人會比較擔心影響到房價,甚至更可能影響到所謂銀行貸款。

大家其實都把房子,當作一個賺錢的工具,而不是當作一個居住安全的一個堡壘,或者居住安全的優先次序,也遠低於所謂房子的價值這件事情,所以大家就會產生「寧願要錢不要命」這樣的矛盾情況。賺了商機,卻隱藏致命危機,更令人憂心的是六都老屋多,地震發生在都會區周圍災情恐怕難以估計,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更直言:「震央位在台北市,震度達5級以上,將會有4000棟建築物倒塌」!

我們針對台灣土壤液化區顯示區做一個模擬,全台灣最危險的地方就是台北、新北跟台南,萬一台北發生一個像台南的這一次的地震,我們倒掉的房子可能會超過4000, 如果說淺層地震,所謂淺層大概地表深度十公里內,這種淺層地震發生在台北盆地的周圍,那我相信台北將有一半以上的這些老舊建築物通通要倒,除了新蓋的大樓,可能會可以度過這個危險。

老舊危險建築物地震防災缺乏,要將傷害減輕到最低,學者專家提解方根本之道,其實是應該做老屋健檢才是最重要的,事先防範勝於事後,處理這一件事情,事先防範的就是達到一定的年限。例如說二十年,要求強制一定要做老屋健檢,每隔五年;如果三十年之後,每隔三年就要做老屋健檢。

民間的建築物,應該做一個全面性的調查,家裡的房子可以耐到多少級地震?有沒有海砂?危不危險?起碼將危險程度分成5級或10級,危險程度是1級2級,做出來之後,讓民眾知道說我的危險等級到哪裡,台灣位於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的交界處,由於地震次數相當頻繁,目前已經成立30年的國震中心,九二一之後,不斷模擬6級以上地震來臨大樓耐震程度,以及在各地補強震毀的校舍,因為學生多,如果發生在上課時間,房舍坍塌將會造成很大的傷亡。

所以政府其實在98年,就已經大規模用中央的專款協助地方政府做耐震評估跟補強,一直執行到今年年底,其實已經長達12年。所以說就是大部分的學校其實需要補強, 每三棟就有一棟校舍已經過補強,或是進行重建的工程,並積極透過學術整合實驗發展工程新技術,減輕地震災害損失,做一些事先模擬,針對就是它會先壞的地方盡快改善,我相信這個計畫會對都會地區很有幫助,所以我是認為:「地震一定要準備,如果準備好,到時候就是受到影響就降低」。

創意家行銷《新板極SKY》專案經理林世偉:「我是覺得我們是比921之前來得好,記取九二一教訓。1999年政府先推公有建築物補強方案,2000年再提高各縣市建築物耐震係數標準,保障新建築防震能力。九二一發生之前,抗震係數只要達到0.18就符合法規的要求,但是自從九二一發生之後,所有耐震係數都提高了!在新北市部分,是提高到0.24才有符合法規要求」。而2018年政府更宣布4年投入60億,用來改善私有老舊建築物的耐震能力,但專家批評政府做太少、做太慢!

我很感慨的是,這二十年的時間過去了,政府對民間的危險建築做得非常的少,對於自己住的房子、是不是住很危險的地方民眾根本不知道!我們都明白,不適宜的房子住久了身心都是不好的,甚至說孩子成長也都不是好事。所以說這些事情,其實是涉及到非常多樣的層面,當然我們都努力的希望民眾要有病識感,要更積極的來面對自己所面臨的困境,以及瞭解政府和產業界現階段真的已經建構出相當充沛的量能要來幫助你。 地震是台灣日常生活中的一環,如何與地震和平共存,共同建立一個耐震的永續家園成了重要課題。

政府、學術單位不斷加強防震作為然而九二一過去20年在7300個日子住在危樓的人們, 日日夜夜仍然擔心害怕,「請給我一個安全的家」似乎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老舊危險房屋的改建之路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Share This Post